• 巴黎和洛杉矶正式成为2024和2028夏奥会主办国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婚后,你不再说“我爱你”……90后夫妻在巴南离婚室哭了 我一直在寻找那种感觉,那种在寒冷日子里,牵起一双温暖的手,踏实向前走的感觉。一生一世的牵手,多么温暖,从青春年少到步履蹒跚;从红颜到白发,在彼此默默注视中慢慢变老,还有什么比镌刻着岁月冷暖的这份情更珍贵呢?――张爱玲 A爱你 作为张爱玲的铁粉,25岁的邓莉婚后依然爱看这样的文字,但连她自己也想不到,短短3年的婚姻,多次令她几乎失去理智。 在巴南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走访时,在婚姻家庭辅导室,听闻她和爱人的婚姻拉扯。“揪心,不该这样的。”市民政局婚姻家庭社会工作“家和计划”项目社工、重庆民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巴南婚姻登记站站长余鄂,对8月30日上午的事,记忆犹新。 一句“我爱你”,她把视如一生的爱人逼得没办法。好在,婚登处工作人员和余鄂耐心劝说,两人相拥泪流:“暂缓离婚”。 在婚姻登记处轻易说分手的年轻夫妻,多数存在一个共性。尤其女性,她们怀念少女时期的爱恋,从听觉上,追求爱人万般宠爱和承诺,婚前婚后爱比较,认为爱人婚后变了不爱了……根据余鄂粗略统计,因为情感小事彼此伤害的,在80、90后年轻夫妻冲动离婚中,至少占10%比例。 无价之宝 那天上午,余鄂第一眼见到邓莉,长发、秀气,一边是抹着眼泪的柔弱外表,一边是说话语气的咄咄逼人。 “是不是要离婚?” “你说离就离。” “你就是这样对我的,每次都是这种态度。” “……” 小两口板着脸,负责审资料的工作人员见两人没有写好离婚协议,轻声问“有孩子吗?” “有。” “商量好没,孩子归谁?” “……”邓莉眼泪不止。 “来,来商量一下吧。”余鄂友好地请两口子来婚姻家庭辅导室喝杯茶。 “好嘛。”邓莉回应余鄂时,眉头似乎散开一些。 在婚姻家庭辅导室柔软沙发上,邓莉先开口。爱人盯着地下。 5年前,邓莉从垫江来重庆主城找工作,安定下来后,通过朋友与大自己一岁的肖琦认识。肖琦那时是主城一家汽车4S店的销售员,又高又瘦,样子并不好看,但很干练。邓莉当时有一种感觉:早晚会跟这人发生点什么。

    上一篇:河南药品推销员自创配方生产假药 涉案500多万

    下一篇:运输署拍5集短片教出租车司机服务技巧